1. <code id="zzj2l"></code>
      <output id="zzj2l"></output>
      1. 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聚焦博鳌|世界经济仍面临不确定性

          应对世界经济的诸多不确定性,最重要的是做正确的事。首先,制定正确的宏观经济政策,为包容和可持续增长创造环境;其次,坚持结构性改革,以改革应对劳动生产率放缓、人口老龄化等结构性问题;再次,创新是关键,在过去20年中,ICT(信息通信技术)和各?#20013;?#25216;术对人均收入增长的贡献已占到三成,没有比创新更好的办法来推动增长。

          世界经济充满不确定性,这可能是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上的一个共识。在“世界经济展望2019:确定性与不确定性”分论坛上,各国嘉宾就这些不确定性展开探讨。

          今年1月份,国际货?#19968;?#37329;组织(IMF)发布报告,将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分别下调至3.5%和3.6%,同时呼吁各国政策制定者展开多边合作,共同应对贸易体制所面临的挑战。持有类似观点的还有世界银行。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预计,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2.9%,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2.8%,均比去年6月份的预测下调0.1个百分点,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发展前景都遭下?#40140;?/p>

          在国际货?#19968;?#37329;组织副总裁张涛看来,当下至少存在两方面不确定性。一是贸易政策带来的紧张局势,可能会引发一些不可预想的后果。“对亚洲来说,如果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商品加征关税,且加征幅度高达25%,对亚洲经济的破坏可以使得GDP增速下降0.9个百分点,对中国来说这个幅度削减得更大。”第二个不确定性是金融层面可能发生的收紧,而且张涛认为,这样的收紧会以一种?#26412;?#30340;方式?#35789;?#29616;,使世界GDP增速减少0.75个百分点。

          对于贸易的担忧,新加坡前副总理黄根成表示赞同。他说,中美谈判结果的不确定性会影响企业、消费者、民众的信心。不仅是中?#28010;?#26041;,对新加坡这种与中美?#28966;?#37117;有经贸往来的国家,以及处于中国经济供应链上游的国家?#19981;?#20135;生连带影响。

          “相较于贸易,美联储货币政策是一种更大的不确定性。”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谈到,尽管美联储已经表示今年很可能不再加息,9月份也要暂停“缩表?#20445;?#20294;总体来看,美国货币政策仍处于利率中性化的道路上。美联储最近的表态是否意味着货币政策未来可能逆转、重返宽松,这种变化对全球经济、资产价格、大宗商品价格、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将产生?#35009;?#26679;的影响,都需要特别关注。

          日本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铃木人司认为,不确定性分为可知与不可预知两种类型。上述贸易和货币政策问题是已知的,因而相对可以管控。比如,通过谈判管控贸易冲突,通过与市场良好沟通,提高货币政策的可预期性。“真正的不确定性,是我们不知道或不可预知的,也就没有办法预先作出?#24613;浮!?#20182;强调,技术革命就是这样一种不可预知的不确定性。

          人口减少、人口老龄化、劳动力不足是日本经济面临的最大结构性问题。铃木人司认为,解决这个问题可以充分利用人工智能、机器人和自动化技术。但如果人工智能发?#26500;?#24230;,是否又会反过来对劳动力市场造成冲?#40140;!?#26085;本未来的挑战,是找到一个?#35782;?#30340;平衡。技术运用得当的话,既可以解决劳动力不足的问题,提高潜在增长率,又可以避免‘机器取代人’造成的大规模失业。”

          不过,张宇燕认为,从人类发展的历史来看,技术越来越进步,但就业并没有因为技术的进步而减少,反而是增加。技术进步与就业之间并不是此消彼长的关?#25285;?#20004;者并不矛盾。

          “虽然当下充满了不确定性,但要看到在过去10年中,即便在金融危机之后,世界还是经历了非常强劲的发展,中国也保持了三四十年的持续发展。”波士顿咨询公司董事长汉?#36129;?#32599;·博?#22235;?#35748;为,必须看到未来要付出更多努力,进行更多改革尤其是结构性改革,推动更多变革,我们要知道未来是掌握在自己手中。

          应对世界经济的诸多不确定性,最重要的是做正确的事。张涛建议,首先,制定正确的宏观经济政策,为包容和可持续增长创造环境;其次,坚持结构性改革,以改革应对劳动生产率放缓、人口老龄化等结构性问题;再次,创新是关键,在过去20年中,ICT(信息通信技术)和各?#20013;?#25216;术对人均收入增长的贡献已占到三成,没有比创新更好的办法来推动增长。

          就亚洲地区而言,则必须继续推动经济一体化。张涛表示,根据IMF的研究,如果取消所有非关税壁垒,在接下来10年左右的时间里,亚洲整体GDP会增加10个至15个百分点。

        责任编辑:赵乘锋
        11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 排列三走势图500期一 快乐12技巧视频教程 意甲第185次米兰德比 体育吧 十三水平台推荐 网上还可以购买彩票吗 体彩老11选5 中国体彩广东11选5 香港六合彩开奖记录 3d福利彩票走势图票 甘肃11选5走势图甘一定牛 斯诺克2019世界排名 七乘二三出连码 喜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