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zzj2l"></code>
      <output id="zzj2l"></output>
      1. 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出口导向型经济体在贸易“逆风”中面临挑战

          全球贸易的紧张局势从2018年延续至了2019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美国与其主要贸易伙伴的贸易紧张局势有所缓解,但不稳定性以及不确定性风险依然存在,全球贸易增长前景亮起“红灯”。其中,对于外向型、依赖出口贸易的国家来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总需求下降以及对外出口不确定性的增加,都将对其贸易以及本国经济发?#20849;?#29983;负面影响。

          全球贸易的紧张局势从2018年延续至了2019年。全球贸易在去年遭遇了强烈的保护主义“逆风”的冲击,美国特?#21183;?#25919;府实施的高额钢铁和铝关税政策,不但令其主要贸易伙伴遭受实?#24066;?#25439;失,更进一步打击了全球市场的信心,避险情绪明显增长。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美国与其主要贸易伙伴的贸易紧张局势有所缓解,但不稳定性以及不确定性风险依然存在,全球贸易增长前景亮起“红灯”。其中,对于外向型、依赖出口贸易的国家来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总需求下降以及对外出口不确定性的增加,都将对其贸易以及本国经济发?#20849;?#29983;负面影响。

          出口导向型国家贸易受挫

          首先,在亚洲国家中,作为出口导向型经济体,日本的贸易状况已经在一定程度上?#20174;?#20986;外部需求的减弱以及全球贸易局势的不稳定性。日本财务省2月20日公布的贸易数据显示,2019年1月,日本贸易出口同比大幅下降8.4%,是自2016年10月以来的最大跌幅。日本进口同比下降0.6%。1月日本未经季节调整的商品贸易呈现逆差,约为14152亿日元,逆差同比增长49.2%。

          另外,1月日本对主要贸易伙伴出口大多呈现下降趋势。数据显示,1月日本对中国出口同比下降17.4%。对德国、法国、意大利以及爱尔兰等8个西欧国家出口同比均出现下降。外部需求的放?#21644;?#32047;了日本整体出口水平。有分析人士认为,日本经济目前正处于从海外需求向国内需求的关键转变过程之中。

          此外,日本与美国之间的贸易谈判进程备受瞩目。1月日本对美国汽车和机械等出口出现增长,同比增长6.8%。而有关美国实施汽?#21040;?#21475;关税的问题正是日本关切的重要问题。若美日双方在贸易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美国向日本挥下关税“大棒?#20445;?#36825;将对日本贸易以及经济增长造成打击。

          其次,韩国作为亚洲另一个以出口为导向的国家,全球经济增速的放缓以及贸易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也在威胁其经济增长前景。韩国关税厅2月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韩国出口额和进口额均出?#33267;?#19979;降,分别同比下降5.8%和1.7%。

          韩国对外贸易?#26469;?#24230;已连续多年保持在80%以上,出口的减弱或将拖累其经济增速。中国工商银行首尔?#20013;?#36152;易融资部主管汤志贤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面对全球经济放缓、地缘贸易摩擦加剧以及部分主导产业面临发展瓶颈?#20219;?#39064;,韩国下一步出口形势或将承压,进而给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影响。

          由此可见,以日本和韩国为代表的亚洲地区正在面临需求放缓的挑战。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洲新兴市场高级经济学家阮纯(Trinh Nguyen)预计,美联储2019年将不会加息,而该地区其它国家将放松货币政策以支持增长。

          全球贸易曲折前行

          世界贸易组织(WTO)2月19日公布的全球贸易景气指数(WTOI)显示,该指数为96.3,创下2010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并?#19994;?#20110;该指标的100基准线值,意味着今年第一季度贸易扩张低于趋势水平,这足以引发各国政策制定者的关注和警惕,如果贸易紧张局势无法得到缓解,贸易增速或将进一步下滑。

          从上述指数的分项驱动因素指标来看,出口订单指数95.3、国际航空货运指数96.8、汽车产销指数92.5、电子元器件指数88.7以及农业原材?#29616;?#25968;94.3偏离趋势的幅度较大,接近或超过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从2018年至今,全球贸易遭遇了不小的挑战。两大经济体美国和?#35775;?#20043;间的贸易争端截至目前仍?#20174;?#26126;显好转。在美国商务部向美国总统特?#21183;?#25552;交了针对汽?#21040;?#21475;是否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报告后,?#35775;宋?#21592;会主席容克随即表示,如果特?#21183;?#36829;背此前达成的暂时“停火”的?#20449;擔访?#20063;不再认为必须购买美国的大豆和液化天然气。此外,德国经济和能源部长?#35828;謾?#38463;尔特迈尔表示,美国的贸易政策对全球经济增速造成了拖累。

          而对正陷入脱欧困局的英国来说,在没有与?#35775;?#23601;未来的贸易、金融以及其他关系达成一致并作出妥善安排前,脱?#21453;?#26469;的不确定性给英国经济增长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在此背景下,在3月29日脱欧“大限”前,预计英国很?#24310;?#26085;本等其他贸易伙伴签署新的贸易协定。

          然而,在混乱之中也有曙光。贸易保护主义的“狂风”并未吹垮对自由贸易的信心和希望。尽管美国缺席,但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24310;?018年12月30日在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墨西哥和新加?#38109;?#22269;正式生效,并于2019年1月14日在越南正式生效。?#35775;?#19982;日本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也于今年2月1日正式生效。与此同?#20445;?#20013;日韩以及东?#35828;?6国参与的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在稳步推进之中。

          以上种种情况显示,尽管当前全球经济与贸易被阴霾所笼罩,但在阴霾中依然存在希望。面对需求的放缓以及贸易局势不确定性的增加,各国决策者唯有携手前行,共同应对挑战。

        责任编辑:韩昊
        11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