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zzj2l"></code>
      <output id="zzj2l"></output>
      1. 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新一轮“资产荒”来势汹汹

        金融机构资金投向何处?



          有“钱”却不知该往哪投!这或许是当前诸多金融机构共同的烦恼。这一轮“资产荒”因何而起?又将走向何处?

        本轮“资产荒”不一样
          “当前的‘资产荒’主要是由金融机构资产负债收益匹配度下降导致。”东方金诚首席债券分析师苏莉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一方面,受存款竞争、理财产品同质化等因素影响,机构负债端收益下降缓慢;但另一方面,自去年货币趋向宽松以来,可投资产收益不断下降,符合机构风险偏好、收益较高的资产越来越少。”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银行业首席分析师许文兵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资产荒”的主要原因是在经济增速放缓过程中,企业总体经营状况不佳,银行“敢贷”的企业往往资金需求不足。“其中,有些企业负债率较高,融资额已超过?#23548;市?#27714;,有些企业则资金运营效率不高。而有很强资金需求的企业和项目可能风险较大,无法满足银行风险管控的要求。”
          民生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李鑫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上一轮“资产荒”主要表现为高收益资产的缺乏,而此轮“资产荒”不一样,最主要的原因在于金融机构风险偏?#23186;?#20302;。“前两年,监管重在制度建设、防风险,严防表外业务、‘影子银行’。同?#20445;?#20174;去年开始,债市频频‘爆雷’,股权质?#20309;?#39064;开始显现。如今,虽然货币信贷政策趋松,也不再提‘去杠杆’,但监管并没有根本性放松,债?#34892;?#29992;风险仍在,因此银行的风险偏好难以提升,资金无处可去,只要有?#22836;?#38505;的资产就会抢。此外,作为债市主要参与者,银行对债券价值的判断较为同质化。”李鑫称。
          中信证券明明研究团队也表示,本轮“资产荒”与上一轮在成因上有两个显著的差异。“首先,本轮‘资产荒’缺投向,无论收益高低;而上一轮‘资产荒’并不缺投向,缺的是与负债端相匹配的高收益投向。在上一轮‘资产荒’中,地产债和城投债是资产供给的主力。而在房市企稳和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今年新发行的地产债和城投债将主要被用于借新偿旧,实质上是将购买这些新债券的新资金置换为等量的到期债务对应的旧资金,而这些被?#22836;?#20986;来的旧资金又要在市场上寻找投向,因此‘资产荒’仍无法得到缓解。在上一轮‘资产荒’中,尽管也缺非标,但由于在监管层面上并没有全面‘去非标’,因此并不缺乏非标生存的土壤。但当下却是既缺非标,也缺非标生存的土壤。而同业理财也不再成为本轮‘资产荒’中的理想资金流向。其次,本轮‘资产荒’的另一个重要成因是市场主体的风险偏好显著降低,这使与负债端在收益?#22836;?#38505;上相匹配的可行资产的范围更小,相对稀缺程度更高。经济下行压力加大,2018年以来的严监管新常态直指打?#32856;?#20817;、去通道、去杠杆、去嵌套,资金池模式也被禁止,这使市场主体的风险偏好有降无升,‘信用下沉’不再是应对‘资产荒’的有效策略。”
          苏莉表示,与上一轮“资产荒”相比,本轮“资产荒”主要有?#38477;?#19981;同。“其一,两轮‘资产荒’成因不同。上一轮‘资产荒’主要受理财高速扩张影响;但本轮‘资产荒’发生在金融严监管背景下,理财产品可投范围缩小,?#21448;?#20928;值化管理带来风险偏好下降。其二,本轮‘资产荒’中,机构选券?#35759;?#26174;著上升。上一轮违约风险担忧主要集中于产能过剩行业,只要规避风险行?#23548;?#21487;;而本轮违约风险主要因为外部融?#26159;?#32039;,流动性风险凸显,违约与行业的关联度弱化,个券分析的精细化程度要求更高。”

        资金出路在何方
          接下来,银行资金能投向何处?许文兵认为,与实体经济相关的领域仍有前景,如银行无疑会加大对民营企业?#25176;?#24494;企业的信贷支持。在监管政策鼓励(例如小微企业不?#26082;?#24525;度提升)、源头资金支持(例如央行再贷款)等因素推动下,商业银行风险偏好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提升,但这种影响是通过改变银行资金成本结构所间接产生的。他强调,?#23548;?#39118;险状况和银行对?#23548;?#39118;险的判断并不会因为这些外部的支持而改变。
          记者日前获悉,上海农商银行计划自2019年起的3年内,向民营企业、小微企业提供不少于2000亿元的信贷支持,每年新发放对公贷款中民营企业贷款占比不低于60%,并确保民营企业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22756;?#36880;年提升。
          许文兵同时表示,为了“稳增长?#20445;?#22320;方政府相关融资环境有放松迹象,这可能会为银行发放更多基建项目相关贷款,以及购买更多地方政府债券创造条件。
          李鑫表示,地方债是可以预见的银行资金投向,“因为地方政府违约风险低,也因为地方债的风险权重低。”
          明明研究团队认为,在地产债和城投债有效供给乏力的背景下,地方债将成为本轮“资产荒”中重要的资产供给来源,可能在缓解“资产荒”方面发?#21448;?#35201;作用。“地方债信用风险较低、占用风险权重较低、可派生出财政存款且免税等特点使地方债仍是‘资产荒’下的理想投向。”该团?#21448;?#20986;。
          “此外,科创板设立之后,对高科技企业的资金支持方?#20132;?#26377;所改变。由于资金退出机?#32856;?#26126;确,会促进银行加大投贷联动支持高科技企业。随着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建设、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已上市企业和有上市前景的企业有望改善经营状况,进而带来更多的增量信贷需求。”许文兵指出。
          浦发银行上海?#20013;?#20826;委书记、行长汪素南日前表示,针对科创板金融服务,该行将实施多项推进措施,包括发布科创板企业综合服务方案,对接、培育、扶持一批硬科技企业,为他们打造全程、全方位的金融服务;继续探索投贷联动业务,与?#21028;?#30340;市场化投资机构合作,对具有爆发增长潜力的科技型企业提供“债权+股权”的金融支持。
          苏莉建议,金融机构可结合自身风险偏好,关注政策导向、资产轮动带来的配置时机。首先,重大的基本面变化或者政策冲击会改变资产配置平衡条件,建议密切关注政策走向,随时跟踪各类可投资产性价比相对变动趋势,提前调整持仓结构。其次,关注非标等受限资产政策边际宽松带来的布局良机。
          就债券资产配置而言,苏莉指出,“首先,经济基本面未根本改善,仍利好债市。而财政和货币政策发力或将放缓企业风险事件频率,信用债投资方面,做好择时择券,仍有望获取资本利得。其次,根据自身风险偏好,择机投入不同比重头寸进行偏权益类资产和高收益债投资。”
          明明研究团队还认为,今年理财子公司相关政策的实?#24066;?#33853;地?#19981;?#22312;缓解本轮“资产荒”和“负债荒”方面发?#21448;?#35201;作用。“一方面,此前颁行的《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允许理财子公司发行的公募理财产?#20998;?#25509;投资股?#20445;?#36825;为理财资金在债市‘资产荒’和去通道、去嵌套的当下提供了一个富有吸引力的投向,有助于缓解商业银行为对接理财资金而面临的‘资产荒’问题。在非标方面,《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35775;?#30830;了理财子公司理财产品可以投资非标,并在投资限额等方面维持了和理财新规相同的表述,这有助于缓解非标?#20013;?#33806;缩的压力,但理财新规中对非标投资期限匹配的?#38469;?#20173;会为开放式短期限理财产品投资非标增加不小的困难,预计对非标融资的提振作用有限。另一方面,此前理财新规将单只公募理财产品销售起点由5万元降至1万元,《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也允许公募理财产?#20998;?#25509;投资股?#20445;?#20801;许理财子公司发行分级理财产品。这无疑会提升银行理财的吸引力,增强银行理财的资金?#25216;?#33021;力,缓解商业银行面临的‘负债荒’问题。”
          许文兵则预计,今年理财子公司主要将起到承?#30001;?#19994;银行原有理财业务的功能,对于非标投资等各类投资业务暂难?#28304;?#26469;大量的新增需求。
        责任编辑?#22909;?#26195;勇
        相关稿件
        11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