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zzj2l"></code>
      <output id="zzj2l"></output>
      1. 返回首页
        行业关注CURRENT AFFAIRS
        行业关注 / 正文
        两会中的“信托”事

          今年两会,有部分代表、委员的建议、提案与信托相关,《金融时报》记者予以梳理发现,推动《信托法》修改以及家族信托是代表、委员们关注的两个主要方面,?#20174;?#20986;他们对信托行业?#20013;?#20581;康发展的关注与信心。

          关于推动《信托法》修改方面,全国人大代表、银保监会信托监管部主任赖秀福提出,《信托法》的部分条款已相对滞后,不能适应信托业快速发展的趋势,建议全国人大尽快启动《信托法》的修订工作。

          ?#28304;耍?#36182;秀福提出六个方面建议:第一,调整信托定义,承认信托财产双重所有权。《信托法》规定:“本法所称信托,是指委托人基于对受托人的信任,将其财产权委托给受托人,由受托人按委托人的意愿以自己的名义,为受益人的利益或者特定目的,进行管理或者处分的行为”。建议将其中的“委托给”改为“转移给?#20445;?#25215;认信托财产具有双重所有权。第二,规范信托分类,清晰不同信托活动边界。建议将《信托法》对信托活动“民事、营业、公益”的分类调整为按照不同维度和层次分别分类。可从两大维度对信托活动进行分类:一是按照受托人是否以营业和收取信托报酬为目的,将信托分为营业信托和非营业信托,重点加强对营业信托受托人的行为约束。二是按照委托人是否以公共事业为目的,将信托分为公益信托和私益信托。第三,增加营业信托相关条款,促进其规范发展。建议在《信托法?#20998;?#26126;确营业信托的定义和内涵,明确受托机构专营或兼营信托业务的资质条件、行为规范和监管安排,为规范整?#38382;?#22330;乱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提供法律基础。第四,明确信托财产登记具体要求,提高可操作性。《信托法?#36820;?#21313;条明确:“对于信托财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登记?#20013;?#30340;,应当依法办理信托登记”。建议在《信托法?#20998;?#26126;确应办理财产登记的具体财产类型和办理原则,与其他法律更好地衔接,为登记机关办理信托财产登记提供法律依据。第五,增?#26377;?#25176;受益权登记要求,提高信托透明度。建议增?#26377;?#25176;受益权登记要求,对信托受益权进行确权,清晰记录信托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和权利义务,为受益权流转创造条件。第六,落实公益信托税收优惠政策,促进公益事业发展。《信托法?#36820;?#20845;十一条规定“国家鼓励发展公益信托?#20445;?#20294;未给予相应的税收优惠。建议从法律层面明确公益信托与公益事业捐赠享受同?#20154;?#25910;优惠,维护税?#23637;?#24179;,促进公益事业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黄绮提出,信托法律规范中,对受托人责任规范不够。受托人是最为重要的信托当事人,他持有委托人所转移的信托财产,并为受益人的利益管理处分这些财产。目前对受托人的责任范围、过错规定、免责事由都没有进行详细的规定。此外,信托登记问题、存续时间问题也是信托法规定中尚未明确的。

          针对家族信托问题,黄绮表示,2018年,全国个人总体持有的可投?#39318;?#20135;规模达到112万亿元人民币,中国个人可投?#39318;?#20135;10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高净值人群规模已超过100万人。参?#21152;ⅰ?#32654;、瑞?#24247;?#35768;多民商法发达国家的做法,家族信托制度是解决这类人对财富增值和传?#34892;?#27714;的一个绝佳途径。黄绮建议,在我国建立家族信托制度,这对抑制国民财富外流、维护社会稳定、促进家庭?#25176;场?#20445;障市场发展等都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另外,从法律层面予以明确,“家族信托的需求已经在实务中出现,但我国目前的‘信托法’只对商事信托做出了规范,没有针对民事信托做出规定,更不能适用于属于民事信托的家族信托。”黄绮认为,应该将民事信托尤其是家族信托的内容补充完善进去,对信托立法进行完善,尤其是明确家族信托所有权的归属,从物权法上明确信托登记制度;从法律概念上,确立家族信托的基本定义,对家族信托的法律特征、种类、生效条件、登记、运作、变更、撤销、终止明确做出规定。将慈善信托、保险金信托等信托模式纳入家族信托的范围进行考虑。

          除了上述两个方面,还有委员呼吁?#24066;?#20449;托公司设立分支机构。如全国政协委员、鲁信集团总经理相开进关于《放开信托公司设立分支机构 更好服务社会民生》的提案提出,在主要资管行?#30340;冢?#38134;行、保险及券商等机构均可设立分支机构在全国展业,信托公司是唯一能够全国展业、却不?#24066;?#35774;立分支机构的金融机构。据?#31169;猓?#20449;托公司不得在外地设立分支机构,?#20174;?007年施行的《信托公司管理办法》规定,“未经银监会批准,信托公司不得设立或变相设立分支机构”。相开进认为,在资管新规背景下,各资管行业面临统一监管规则、共同市场基础和公平竞争环境,信托公司异地业务团队无法以分支机构名义展业,影响信托的?#29616;?#24230;和社会形象,同时在行政管理和人员管理方面也带来诸多不便和潜在风险。

          代表、委员们认为,未来信托业发展空间依旧很大。如赖秀福所言,在支持绿色、环保、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以及扩大直接融?#26102;?#37325;方面都可以发?#26377;?#25176;的优势;包括零售、服务类行业的保证金、押金,?#37096;?#20197;通过信托的方式解决当下存在的问题。相开进认为,信托公司不仅在商事领域大有可为,在家族财富传承、养老金、企业年金、公用事业资金管理、商业预收款管理等民事及社会服务领域?#37096;?#21457;挥独特优势。

        责任编辑:余嘉欣
        11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