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zzj2l"></code>
      <output id="zzj2l"></output>
      1. 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聚力?#20173;?#38271; 发力促改革

          “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20445;?#36825;是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我国经济?#38382;?#30340;判断。

          2018年以来,全球经济?#27492;?#21160;能整体放缓、中美贸易摩擦叠加,以及国内劳动力人口下降、金融财政严监管等结构性和周期性因素碰头,使国内经济增速呈逐季放缓态势,其中2018年三季度GDP同比降至6.5%,是2009年一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

          “未来一段时间我国宏观经济运行的外部环境仍在发生深刻变化,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加大,不确定性上升。为此,国内需要及时采取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这是当前稳定就业、保障民生和维护社会大局稳定的要点所在。”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认为,相比去年,“?#20173;?#38271;”在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的份量明显增加,已成为短期政策议程中的焦点议题。

        2018年5月25日,一款中国制造的可应用于农业、林业和大型水利等领域的固定翼无人机亮相2018世界制造业大会。

          稳定总需求

          更大规模减税降费

          外需方面,2018年出口增长较好,但存在明显的应激式“抢出口”增长特征。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指出,这一方面透支了2019年的需求,另一方面抬高了同比基数。在保护主义抬头、美国经济增速可能放缓和部分发达经济体政策不确定环境下,全球经济?#27492;?#25918;缓,2019年外需走弱压力加大。

          为对冲外需给经济增长带来的?#21512;?#25302;累,2019年内需将相应扩张,这样才能实现稳定总需求的目标,也是本次会议提出“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的原因所在。同时,会议对扩大内需也做出了具体部署。其中,对养老、教育、医疗、旅游服务发展的强调,?#20154;?#24212;了当前我国消费正在从商品转向服务的趋势,更直接指明了当前服务业供给侧的短板所在。王青认为,为扩大国内消费能力,当前实施的减税降费并非短期性的“权宜之计?#20445;?#26377;可能成为重大收入分配改革的一部分而?#20013;平?/p>

          在财政政策方面,王青认为,本次会议要求“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20445;?#39044;计2019年减税幅度将由今年的1.3万亿元上调至1.5万亿元,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以及社保缴?#35759;?#23384;在一定下调空间。这一方面能够降成本,激发微观企业主体活力,更重要的是能够直接刺激民间投资和民众消费。在增加支出方面,会议提出2019年要“较大幅?#20173;?#21152;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34180;?#29579;青判断,2019的新增专项债将达到2万亿元左右,较上年增加0.65万亿元,而且财政赤字率也将从上年的2.6%上调至3.0%。这意味着2018年?#26412;?#19979;滑的基建投资增速将在2019年出现“V”形反转,有望达到10%甚至更高水平,较2018年大幅反弹6个百分点以上。

          稳健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

          在货币政策方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33267;?#21160;性合理充裕,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直接融?#26102;?#37325;,解决好民营企业?#25176;?#24494;企业融资难融?#20351;?#38382;题。”

          该表述基本?#26377;?#20102;近一段时间以来的货币政策基调。连平认为,这意味着2019年货币政策保持稳健偏松,流动性较为合理适度,定向调控、精准滴灌仍是货币政策操作的主要特征,将继续加大对民营、?#34892;?#20225;业等薄弱领域的支持力?#21462;?#21516;时货币政策调控?#19981;?#27880;重增强灵活性和前瞻性,会根据经济?#38382;?#21464;化进行适时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会议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21462;保?#21435;掉了上年的“?#34892;浴?#19968;词。王青认为,这表明未来一段时期货币政策将继续向偏松方向微调。其中,资金面将继续处于充裕状态,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动员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的表内信贷投放,对冲周期性收缩效应。此外,2019年金融严监管将出现一个从“破”到“立”的过程,即从严格限制表外融资、非标资产,到?#34892;?#24341;?#21152;?#23376;银行资金流向“缺水”的民营企业、小微企业以及一些基建补短板项目。

          防控金融风险仍是重中之重

          2019年,将继续坚定不移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防控金融风险仍是重中之重。会议指出,“要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基本思路,防范金融市场异常波动和共振,稳妥处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做到坚定、可控、?#34892;頡?#36866;?#21462;!?/p>

          “可见,结构性去杠杆仍是2019年去杠杆工作的主要思路,重点是处理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连平指出,鉴于目前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隐患不小,预计2019年对此会加大监管和整治力度;强调“可控、?#34892;頡?#36866;?#21462;保?#26159;为了避免出现“处置风险的风险?#34180;?#19982;此同时,鉴于2019年国内外经济金融?#38382;?#20173;然错综复杂,包括股市、债市、汇市?#20173;?#20869;的金融市场仍会出现大幅波动的可能,各个市场形成波动共振的风险不容小觑,需予以密切监测并妥善处理。

          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本次会议强调,“我国经济运行主要矛盾仍然是供给侧结构性的,必须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不动摇?#34180;?#20250;议提出加快经济体制改革,推动相关改革走深走实。国企改革的重点要?#24179;?#25919;企分开、政资分开和公平竞争,改组成立一批国有?#26102;就蹲使?#21496;,组建一批国有?#26102;?#36816;营公司,积极?#24179;?#28151;合所有制改革。

          “财税改革与政府职能转变紧密相连,2019年将健全地方税体系,规范政府举债融资机制。在对外开放层面,本次会议提出推动全方位对外开放。改革的重点在于放宽市场准入,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22909;?#28165;单管理制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过去对外开放主要是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未来要向规则制度型开放转变,降低制度成本,推动市场多元化发展。”连平分析说。

          王青认为,“以增强微观主体活力为重点?#20445;?#32463;济体制改革有望多点突破。目前可以确定的具体改革有: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22909;?#28165;单管理制度,更多领域外资可以实行独资经营;国企“混改”有望迎来落地?#20445;?#20725;尸”企业处置步伐将明显加快。此外,户籍制度改革、农村土地制度改革、?#26102;?#24066;场改革、财政体制改革、金融体制改革等都被要求“走深走实?#34180;?/p>

          连平还认为,金融体系也要?#24179;?#20379;给侧改革,调整优化金融体?#21040;?#26500;是重点。会议指出,要以金融体?#21040;?#26500;调整优化为重点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发展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推动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业务逐步回归本源。要完善金融基础设施,强化监管?#22836;?#21153;能力。“这实际上相当于金融体系的供给侧改革,即着力调整优化金融体?#21040;?#26500;,一方面是继续推动金融机构、特别是小型金融机构回归本源,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另一方面继续鼓励发展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通过进一步增加金融机构主体来提升金融体系全面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特别是增强对小微企业等长?#37096;突?#30340;服务能力。”连平说。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
        11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